Return to site

高队:县域社工组织参与困境儿童服务与发展的实践|社工年会

主旨发言二,高队,四川省北川大鱼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理事长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在基金会的朋友们,还有我们在一线奋斗的社工们大家上午好,刚刚听了向老师的发言以后我有很多的感慨,说社工的春天,最后向老师讲了关于生态,向老师从国家的政策给我们云南社会工作思路提了建议,而我主要以10年的工作给大家一些小的建议。

2008年5月26号的时候我带一个团队回到我们的家乡绵阳,我当时在西藏做一点小生意,我是70后,这个时候男人应该做点正事,那个时候我38岁,现在我48岁,那个时候我体重120斤,我现在160斤,我觉得这就是实践社会工作有很大的改变,我觉得从我们的身心的改变,我昨天晚上听到我们论坛的40位伙伴分享,我觉得太接地气了,我觉得我也是那么做的,所以我一线的实物工作者,因为我们做的一线,让一线的故事发出声音,这才我们一线要做的事情,我这10年做了什么事情,第一个身份是转型折,2014年我去鲁甸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昨天我发了一个微信,我觉得初心是怎么来的,一定不是被孵化出来,一定是来自于每个人的内心,扎根大地,你的心在哪里,不是说一个老师给你说的你就做老师的,所以在2008年这个时候,我这个中年男人寻找到自己初心,觉得应该干一些男人应该干的事情,我觉得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有很大的经济收入,所以我们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回家做志愿者,从志愿者服务转到社工,说实话,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积极性,让导师读社会专业,没有那么多的工作,我拿工资的2001年的7月份,第一个月的工资是300块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福利待遇更好了,因为有需求,我们要做更专业的服务工作,那个时候开始学习社会工作,一学了7年,学到现在,不是文凭高低,在于你学不学习,如果你不学习,你既是是一个研究生,在你实物做完了以后就找不到方向。我家里有2个孩子,我老大25岁,我老二读大一,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两个儿子都叛逆,我带着他做志愿者,在这个漫长的工作者,一线的服务工作者是为谁服务?其实我们服务的第一个是自己,当然我们服务了自己以后,我们才有勇气告诉服务对象,我跟你服务我信心慢慢的,我没有那么悲催,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说我跟你服务,我饭都吃不起了,所以第二个身份的是维护者,上个月19日是我儿子的一封信,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维护者,你通过社会工作专业怎么改变自己的想法,第三个是机构的领导者,我们团队过去2008年那个时候志愿者都走完了,我们现在有28个,领导者就是要考虑同事的福祉,对同事安家安心。最后一个身份改变者,我一直在推动我们团队的改变,刚才我们的老大是被投票投出来的,我们一定要民主,最近我们老大又开始上班了,生了一个二胎。所以这四个身份给我们感触很大。这对服务对象到底带来什么东西,如果我们辨不清楚我们自己的位置,你在一线服务不是接地气,是脑袋在泥巴里,屁股在外面,像我们小红妹经常写一点诗,站在鲁甸看到是北京的天气。

接下来有几个分享,我觉得分享是一个很短暂的,因为又我微信平台的二维码,我去年新平台发了90篇,我是一个初中毕业生,所以一切都有改变的,社会工作都有改变的,第一是自己改变,社会工作可以让我们共同改变的,所以改变力量是来源于自己的。接下来有一个小的经验跟大家分享,几个地位,困在哪里?后面是几个小分享,我在北京做了10年了,有人问我高队怎么还要做下去,我们有一个小学4年级准备自杀,同学拿了一个红领巾说你们勒了我的颈,老师的儿子现在抑郁也非常严重,所以北川师严跟地震有很大的关系,他们来不及去辨识自己,第二当他们孩子再生孩子,高龄生下孩子只有溺爱,只有让他们高龄父母亲找到分享。第二个在我们办公室100公里的大山里边,他们丈夫在7月份下暴雨的时候遇难了,他的家里有一个丈夫的婆婆,就是说孩子们的祖祖,家里四个人在大山里面,如果这个妈妈在大山里面被出现什么样的事情以后,这个家庭将会改变,我们将重新建立他的生态环境,不能让他们呆在山里面,这些工作必须要社工做下来,所以我们社工要脚在大地上才可以做好精准扶贫。有一个高三的孩子,18岁夏天就没有读书了,把门一关就关了3年,当我去看这个孩子的时候,整个眼光不聚焦,我们去了4次以后一定要去精神病治疗,爸爸说没钱,还去外地打工,这告诉我们所有的三线的社工,我们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社工说用生命影响生命,第一个是放情怀,这次我带了一个社工到我们会场来,如果我们不讲情怀,用生命影响生命将会哪里?社工就是用一个生命影响一个生命,因为我们不是锦上添花,我们是要解决雪上加霜的问题,这才是我们一线要做的事情,所以让这些生命找到了希望,让他们看到希望的人,这才体现我们的价值,活着的意义。所以第一情怀,第二个是事业,第三个是生根,只有生根下来我们才有可能影响三代人。

情怀的案例我刚才已经讲了,主要跟512,跟志愿者传承有关系,我们希望北川有很多的人参与到社工。第二个是舌也,他人需求,社会需求,政府需自己需求,最后我们认为是一个事业不是工作,我们没有办法看到发展的春天在哪里?因为事业是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的事情。项目的生根,我讲一个讲故事,我们现在资助的孩子,我们现在的报告是影响三代人,我们发现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家庭教育的问题,我们在这个孩子的问题,小学生开始陪伴他10年已经高中毕业了,他还要交朋友,生孩子,而不是说我们只是把服务对象做完了以后,我们不再管了,我们要建立生态社区,我们希望这个社区里面都是曾经走过路的人,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建了,第二个就是负责人的生根,怎么样机构的负责人生根,落地。我们团队做了来个案例,第一个案例我们跟一个男同事找了一个女朋友,把他的房买了,他生根了。我们有一个女同事全家搬迁过来到北川,这就是机构做的事情,让他们安心,你一个机构何愁不发展,当一个机构发展的时候,其实我们要看我们每一个人进入这个机构,初心在哪里?当我们寻找到初心的时候,当我们看我们把这个当事业,当我们喜欢这个事情的时候,而不是我们为了生存来做这个事情,我们一定是为了心灵做这个事情,昨天晚上我们40个人分享一样,讲的每一个故事都是自己体验过,所以生根让我在北川做到现在,困在哪里?这是我们时间探索,第一我们最初没有目标,没有办法谈专业,对社会工作完全不懂,那个时候相当排斥,所以在没有目标,专业的情况下,这个时候你要发展很难找方向的,但是没有方向做不做,两年前我们遇到一个女孩,他们学校有500人,她什么东西都偷,我们志愿者很多东西被他偷,我们找心理医生。孩子没有妈妈,妈妈早就跑了,太穷了,爸爸靠谱,家里一个女孩,一个男孩,我们陪这个女孩一年半的时候,9月1号开学到现在从来没有偷过一次东西,是我们能不能用心陪伴他,我们看到对象改变了以后,所以专业的东西在于用心,一切沉下来去做。

儿童困难在哪里?服务于未来,我们去的时候简单粗暴发钱,钱肯定需要,有策略,有方法,为什么需要钱?最后我们在发现是家里出问题了,所以儿童被服务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到现在很多做很多助学的机构一切把孩子的权利侵犯,包括我们这次的鲁甸冰花男孩,正面孩子照片被发出去的时候是不是被同意的?我们在发展真的是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推动他的专业性,不然很可悲的,我们真的要用专业一线到告诉他们,这是对孩子权利的侵犯,让公众知道权利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第一助学权利侵犯,第二是心理问题的迷盲,第三个是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

第二个部门是个案,我们针对单亲,原生家庭对专业的迷盲找不到方向,后一阶段我们认识的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每一个个案都是原生家庭的呈现,父亲不靠谱,母亲因为家里太穷跑了,我们从教育系统来看,从文化背景来看,我以前在大学里面说以前在大学里面也不知道怎么耍朋友,我跟我们孩子谈了很多这些问题,我们把整个青春期,整个成长的过程看的太简单了,他一定会出现更多的问题出来,离婚率很高。第一个我们做生计工作坊,第二个是亲子工作坊,第三个陪伴工作坊,第四是建立社区,在这里一定是平等的社区。

这是我们在项目的几个图片,我们正在建设一个未来的社区,有三个方向,机构的可持续发展,这是跟一线的机构说的。生命的可持续人的培育,这是就讲了人的可持续发展,我们跟云南的机构朋友们一点建议,第一是生根一定要抓在一线,第二个协同很重要。让我们看到项目的价值。生根再说一下,扎根一线,让专业说话,专业不仅面对服务对象,还有对机构的发展,对社会的影响力,写出最让人思考的故事。只有扎根土地上,用心服务,接地气,县域组织也可以每天是春天。谢谢大家。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