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付云波:不同类型城乡社区儿童服务平台搭建案例与思考

分论坛一:社会工作助力乡村困境人群服务及脱贫攻坚的实践案例

案例2:

付云波,云南携手困难群体创业服务中心副主任

下面由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携手中心在地州上工作的一些经验,非常对不起大家,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太美丽,估计过程里面有很多的状况,说不定最后讲不完也会申请2分钟时间。

我今天的分享我围绕五个方面来跟大家一起来讲携手中心在地州上的工作,首先跟大家携手中心在地州工作的起点,我们为什么要做地州上的工作内外环境的分析,我们在工作过程里面发现了一些城乡在社会工作方面的差异,针对这些差异,携手中心的解决方案是什么?成绩背后的到底有一些什么?

携手中心我们地州上的一个社会工作从803鲁甸的救灾服务开始,地州两个的儿童之家的示范项目,很多人觉得,携手中心就是在昆明做流动服务为主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会,携手中心以困境儿童服务为主,在昆明发展了这么多年昆明的一些特殊情况,引起了大家的一些误会,携手中心是以困境儿童为主,不仅仅是流动的儿童。在昆明的工作是我们主要以流动儿童为主,携手中心第一次在鲁甸参与救灾服务,但是我们在当年的携手驻点的评分是最高的,我们选派的社工获得了最美的社工奖,原来携手中心也有这些优势,做救灾地州上面的一些工作,基于携手中心在这么多年的经验,携手中心达成了一个合作的协议,协助他们在地州上两规示范县的儿童之家的示范项目。有人说,你们携手中心在昆明做不是很好的吗?至今相对来说不多不少也够你们花,为什么要到地州做?从两个方面分享,一个这么多年以后,很多年前,很多人不知道NGO是什么?本地的NGO是没有的,问船地震的时候,大家发现民众的捐赠的意识膨胀,收到的大量的捐款,公益意识的觉醒,开始出现一些筹款,没多久就出现了大家知道的郭美美的事件,虽然那一年各个基金会,尤其是红十字会的捐款有下降,但是他总体来说,他还是呈现上升的趋势,这个背后是一个公益的需求显性,不管是捐赠的人,或者是接受服务的人也好,其实在整个的过程里面,我们感受到公众对于公益的误会,以为公益就是捐钱,你贫困给你钱,你缺粮食给吃的,它会是比较初级的状态,这种的误会是非常不利于公益的行业,包括他的认知度,需要做引导。

另外一个方面,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公益这几年的发展,朝两个方面来发展,慢慢越来越深入,深入到我们的农村地区,深入到偏远的地区,需要工作越来越精细,需要服务越来越有针对性,以倡导大家在国内服务的同时向国外走出去,以这样的方式,其实就有人研究,这样的一些NGO对国外的元素是可以增加国家的软实力,这个软实力不是国家其他的政策推动可以做到,但是这个NGO走出去是可以增加能力,一个是深入,一个是往外扩展,这样的状态下,他自己的使命是为困境儿童服务,他机构的发展阶段,已经达到了S顶峰,要么往下,要么分化或者是扩展,加上外界对携手中心期望借这个机会就走出去,在走出去的过程里面我们比忐忑的,去到农村社区,去到地州上的社区,我们需要怎么样识别这些儿童,他自己的一些差异性,因为我其实知道,在座很多机构来自地州上的社会组织,不管在昆明,还是地州上的,我们做服务的都会涉及到农村和城市,这里就不说农村和城市差异,我特别提出来我们一直强调,我们在服务儿童的过程里面,我们按照年龄段做区分,精细的服务,但是服务儿童的时候就很好区分,留守儿童是一个大的群体,这个群体也是有差别的,留守儿童很多的问题呈现,他有隔代教育的儿童,没有任何亲属关系的儿童呈现出来的,在研究报告里面,有一方的父母的留守儿童,跟哥哥姐姐留守的儿童,跟正常的儿童不是没有明显的,只有隔代呈现出来的问题比较大,在这里就跟大家有一个分享,我们在座的这些儿童服务的时候,会看到父母在成长的过程中重要性,但是他有一方父母的陪伴,他的差异性,问题就大大减少。

我就直接就跳到携手中心针对解决方案上面,在形式上面我们以地州上的多个部门合作,发挥部门的优势,创立各种各样儿童服务的平台,传统上我们都会把儿童服务平台放在学校,或者是社区,但是我们有其他的一些资源可以利用,比如说明图书馆,他现在也在倡导阅读全民化的需求是可以跟有很多的结合点,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这些平台,都是非常好的解决我们社区儿童服务的平台方法和途径。在人员上,我们主要是尝试了用公益岗位,大学生村官,社区管理人员,社区居民这些儿童服务的平台做最主要的管理,儿童委员会和家庭委员会做这个力量的补充,可以有效环节搭建儿童服务平台过程带来的经费,尤其是儿童经费成员的筹集压力,我们需要对公众做一些引导,如果仅仅培养社工服务到下面的基层,进度是比较慢,这些人员有大量存在,我们可以尝试做一些合作,解决人的问题。在资金我们把儿童服务平台的这些工作和社区的工作做一些结合整合,比如说社区的党建有资源服务,有每个月要做的服务,同时跟辖区的单位公司来开展活动,这样有一些搭建的时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资金的问题,然后又不导致重复的工作,也可以通过社区的服务,让服务更加精细化,在内容上面,我们还是比较倡导,要去发展孩子的创造能力,而不仅仅是说给他精美,精致的玩具,让他现成做,我们激励走进自然,用自然界东西创造各种各样的东西,用树叶等等都是我们鼓励孩子做的。在持续上面,回到刚才说的,在人,还有产地,资金上面都有一些环节,持续可以有当地的社会组织,或者是社区的志愿者,大学生村官人的能力得到提升他们自行来运作,从携手中心搭建的17个平台来说,只是前期一开始建设的资金投入是最大的,在正常运作的投入的资金,再加上社区的工作一起来开展,他的经费,费用并不是很大。

梁河为例,这里除了被父母主动留守之外,还有因为上学的问题被动留守的儿童,我们进入之前,我们是找了居家服务中心,从便利性和安全性来考虑,在一楼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场地,在一楼的房间里面我们就建了一个儿童之家,这个儿童之家,经过一年多的发展,我们就会看到,因为这个图片比较小,第一幅图不是现成的绘画,都是孩子的手工作品,可以用来空间,也可以让空间充满空间,温馨,让这个孩子来到这个地方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场地,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出自他们的手,那边相对来说比较规整的制度,其实他是孩子用了两天的时间,制作和制定出来了,老师就帮他们打印了以后,贴在这个地方,这样的一些制度,他让孩子的认同度更高,执行起来更有效,在痕迹资料的管理上,大家看到这只是一年的项目,非常完备,那些老师经过一年的培养和发展,可以结合当下关注的热点开展服务,这幅图就是老师在开展对孩子的培训,在这个过程里面,携手中心的支持,对这些人群提供一些外出参观交流的机会,我们发现这个外出参观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在前面讲得天花乱坠,其实社工里面的人不一定想象出来,但是你带着他们参观有对比以后的冲击是非常明显的,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组织他们专业的学习,我们也安排实践课,让这些老师学的过程里面,就可以直接在课堂上实践,而不是听完理论,然后各自回家,听的时候是懂,完了以后不知道学了什么,也会组织假期一些的服务,到社区里面,为社区提供一些工作。这是最后的几点反思,我还是比较倡导,社会组织应该走出去,形成集体的效应,有利于我们整个社工产业的环境发展,因为大家都抱怨,外界对社工不理解,社工各种,这个产业是需要大家一起引导的。另外我们各个机构,他的一个服务重点和目标是不一样,只有这样分层的合作,才可以真的完整的服务到一个社区,他的不同需求。不知道可能有的机构,每一方面都能做,要么执行的那样那些,我个人还是觉得有点怀疑,另外一个,志愿者经常被我们社工提到,志愿者是我们社工非常有利的补充,志愿者是一个零散的服务,不一定是补充,会让社工的专业发展被歪曲,能够把资源服务,对于社工服务的效果是明显提升。

跟大家分享一点,前一段时间,同一天生日事件,雪花孩子的事件暴出来以后,我们的朋友圈里面做社工行业的,很多人看到之后有一些评论发表,我比较同意,在社工的发展的阶段,对于孩子的权利、隐私没有那么重视,只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家越来越关注这个东西,需要我们行业内的人,真的用这些东西规范自己,把我们社工的工作真的做成专业的社工服务,而是不是社区大妈随便都可以替代的工作。

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