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奔跑的蜗牛:痛楚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

云南连心在成立的十多年以来,聚集了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人,他们或许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连心工作,或许是很早就有志于此想要服务社区,不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而开始,也不论他们遇到了什么挫折,现在的他们,都还坚定地走在连心的社工之路上,艰辛伴随着感动,欢笑与泪水同在。

 

这些年来到连心参观访问的团体和媒体有很多,但关注点通常都是他们服务的社区和对象,连心的工作人员很少会成为主角。连心的社工总说他们的服务对象背后是有故事的,但其实做了这么久的社工,帮助了那么多的家庭,连心的社工们也早已不是“没有故事的女同学”了。这一次,我们把目光转向连心社工,看一看他们的社工之路,听一听他们背后的故事。

奔跑的蜗牛 ——记蜗牛姐姐的社工之路

蜗牛姐姐,原名郑红琴,被孩子们亲切地称为蜗牛姐姐,是我们的第一个访谈对象,她现在是昆明市五华区益心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以下简称“益心”)的一名员工,益心主要从事的是流动儿童的服务工作,原来是云南连心的一个部门,2015年1月独立注册成为一个社会机构。

目前蜗牛姐姐在益心负责的主要是困境儿童家庭陪伴的项目。云南连心在开展城中村流动人口服务的过程中,发现在社区里有一群需要陪伴和照顾的困境儿童。他们中有父母离异的、服刑人员子女、隔代照顾儿童、重病家庭及儿童、生计压力被锁儿童等,因长期家庭结构缺失,在不同成长阶段没有得到良好的引导和教育,经济困难等原因导致孩子自卑、厌学、辍学、脾气暴躁、渴望关心沉迷网络游戏等问题。

于是云南连心在2012年开始探索困境儿童的服务模式,经过四年尝试,设立专职“社工+义工”的服务模式,通过前期入户走访,发现孩子及其家庭的需求,定期社工+义工入户陪伴儿童,以个案辅导、小组活动及户外拓展活动等形式陪伴社区困境儿童,陪伴他们写作业,教其简单生活技能,陪伴儿童面对自己的情绪,让其感受到有人关爱,增强心理正能量。带领其参加外出活动,使其有机会走出家门,与人交流沟通,增强其自信心和生活照顾能力。与家庭共同面对困难,尽力回应最需要照顾、最边缘儿童、最缺资源儿童的需求。现有这个困境儿童家庭陪伴的项目由益心负责,目前由2名社工+和26名义工,正在陪伴42个家庭,58名儿童。

我们的访谈在下午三点钟左右开始,这时候孩子们还没有放学,益心的儿童活动中心(以下简称活动中心)很安静,只有工作人员匆忙地进进出出,蜗牛姐姐告诉我一会放学了,就会有小孩过来这边玩。我们坐在活动中心的阅览室里,四周的都是书柜,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书籍,蜗牛姐姐穿着一件粉色的卫衣,梳着丸子头,十分小巧可爱,午后的阳光透过缝隙照射进来,蜗牛姐姐和我慢慢地聊起了她的社工之路。

下面是经过整理的蜗牛姐姐的叙述。

我很喜欢这种充实的感觉

我09年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连心了,在学校里我加入了一个社团叫云彩会,社团会经常介绍一些志愿者活动和服务项目让我们去做,这样我就认识了连心。来到连心的时候,我才大一,不知道这叫社工,只知道自己是在做公益,连心这边也才只有几个工作人员,现在我都是连心的老员工了。

上大学的时候我在连心做了将近两年的志愿者,我差不多是一周来一次连心,一次来一个上午或者一个下午,在活动中心带孩子们玩耍。我很喜欢这种充实的感觉,陪伴着孩子们的成长,而不是睡睡觉或逛逛街时间就过去了。

其实我毕业之后,虽然当时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就想要找一份之前在连心一样的工作。所以那时候就一直在看连心的招聘信息,也投了连心的简历,但不知到为什么连心没有回复我,然后我就只能去找其它工作了。

刚开始我在一个贵族学校工作,假期的时候,学校经常让我们去招生——用尽各种手段,只要把家长带过来就好。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传销一样,这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教育的认识,当时我就想:教育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所以在这里待了两个多月我就离开了。

那时候很想要回老家,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而且刚刚毕业租房和生活都需要很多钱,找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工作之后我就去了一个印刷厂,我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在这个厂做过两次暑期工。这已经是第三次去了,我那时候心里在说服自己:都第三次来了,肯定不能来几天就走掉,我至少也得待个一两年这样吧。自己也就很拼命地去工作,做事情很认真,经常加班到很晚。印刷厂的老板对我很好,给我很多学习的机会,我想要以努力工作来报答他,但心里其实很明白,到了一定的时间我终究是要离开的,我还是想要找一个像连心一样的工作。

我不再想要去改变他们

13年年底的时候,我看到连心的招聘,经过面试之后连心要我了,于是决定辞掉印刷厂的工作。印刷厂的老板找我谈话想要留我下来,但当时我还是想着,要是这次连心要我了,我要是不去的话,以后就有可能实现不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了,所以最后还是很坚决的离开了。

当时有很多人说:我真是太天真了,去做公益我连自己都养不活。他们会劝我说:人嘛,还是要现实一点,你要做什么都要先把自己的生活过下去,正常人的想法都会是这样。那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来做这份工作,工资肯定会很低,可能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肯定是又要过一段非常落魄的日子了。以前的同事给我送东西的时候对我说:你这种人那是自找的嘛,放着那里的工作你不做,你非要跑过来,当时我就跟他讲一句话:我觉得每个人的生活都会不一样,对于一个人来说,一天可能吃白菜也是过,吃肉也是过,但是我觉得没有关系啊,也来尝试一下嘛。我就这样来到了连心。

刚刚开始在连心正式工作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受打击的。才来的第一个星期,我跟着去了连心的一个培训,去了之后发现里面讲到的很多东西和概念,我都不知道,加上我的性格比较内向,来到连心后要和新同事们建立关系,这对我来说也有点困难。这些都让我感觉落差很大,有时候甚至会想要回到印刷厂工作。那时候我还总会有一种想要去改变别人的心态,想要去帮助很多人,觉得我来到连心还是要做些什么的,但来了之后感觉好像自己做不了什么,那还是算了吧,还不如安安心心踏踏实实地回去赚钱。

两个多月后的一次家访,改变了我最初天真的想法。那天去的那个孩子家在很远的山上,我们是傍晚去的,到的时候天都差不多黑了,他们房子的周围就是坟地。小孩的爸爸坐牢了,妈妈离家出走,小孩和爷爷只能住在一起,爷爷年纪很大找不到工作,只能靠打蜂窝煤赚钱。爷孙两住的地方是用几块木板支起来的,小孩的衣服黑得像煤炭一样。我看到这些场景,也在问自己:这不是城市吗,这不是昆明吗,怎么会有这样的生活?

后来我渐渐明白:不是我能去改变他们多少,只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我至少能够发现他们,和他们在一起走这样的一段路。在我带着想要去改变跟多家庭的想法的时候,我还没有看到他们真正的处境,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故事。我不再想要去改变他们,开始尝试着去理解,那就是他们生活的常态和处境,尝试着去和他们真正地站在一起,成为“老乡”。

困境儿童陪伴:有人一起走孩子就不会害怕

困境儿童的家庭陪伴工作之前就有同事在做了,他离开之后,我在16年五月份正式接手困境儿童家庭陪伴这个项目。那时候我对很多家庭还不了解,恰好过了不久就是暑假,我就去村子里做了很多的家访,去跟这些家庭建立关系,花了很多的时间。在社工这个服务里,其实关系是很重要的,你首先要和他们取得一定的信任,或者让他们认识了你之后,才能够去做其他的一些事情。

例如陪伴那个爷爷打蜂窝煤的小孩,刚开始并不是很顺利,爷爷把我当成人贩子,去学校和老师说我是人贩子要把他的孙子拐走。爷爷会有那么强的防备心理,是因为在他们生活的社区,常常会发生孩子被拐的情况,小孩是他唯一的孙子,他肯定很担心,如果小孩被拐走,小孩爸爸出来以后找他要怎么办,所以也是能够理解的。最后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他们才开始信任我。慢慢地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这个村子,感觉这个村子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我走在路上,老乡们都会和我打招呼,就像在自己老家的村子里一样。

现在我跟这些家庭都比较熟悉了,我去到家里的时候他们会和我聊一些比较深入的东西。听了他们的故事,我觉得自己能做的真的很少很少,我们采用的社工的工作方法,不一定能真正解决他们的问题,只是在这样的一个暂时的困境当中,当有人和你一起走的时候,那个孩子,他可能不会觉得害怕。

比如,很多孩子的父母出去干活了,或者根本就是没有父母孩子一个人在家,他晚上放学回来,要一个人把饭做好,把家务活做好,有些时候小孩会觉得很闷,但是他的父母也不知道他这样的一些需要。昨天去的那家,那个孩子说,他们院子里的孩子很喜欢跟明星姐姐玩,我问明星姐姐,我以为他说的是哪个他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大明星,但后来他说是我,因为那些孩子都很喜欢来和我玩,我去他们就来抢我,所以他想要我不要跟他们玩,就是很害怕他的那份爱被抢走,当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觉得有个人是跟他在一起的那种,在心理上会觉得温暖一些。

蜗牛姐姐的希望:孩子总有一天会长大

靠我一个人,靠连心和益心,是做不了特别多的,我觉得需要有更多的人来关心关注困境儿童,不一定要送钱或者送衣服,或者说是要经常来看望他们,但我觉得至少,在打工的老乡干活回来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不要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们穿的那一身有泥的衣服,或者是他们的孩子出去的时候,不要被别人看成是穿得又脏又烂,没教养的孩子,还有想着他们为什么有那么多孩子还要生小孩等等这些行为。这些真的是一种不理解之后的歧视,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流动人口生活的处境,如果知道了他们真实的生活处境后,我相信更多的会是一种理解,一种尊重。

说到连心的一个信念,我觉得每个人都是平等的,而且每个人都会是有能力的,只是目前暂时处在一个困境当中,我相信那些孩子有一天会长大,会有能力去面对他们的生活。

“我只是想来做这份工作,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蜗牛姐姐很多次说过这句话。从大学时来到连心做志愿者,到后来成为连心正式的工作人员,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从事的工作叫社工。可是她却一直保持着初心——想要服务社区流动儿童的初心,经历了波折也不放弃。

“奔跑的蜗牛”是蜗牛姐姐的微信昵称,我觉得很符合蜗牛姐姐的形象,她一直在公益的这条道路上一步一步往上爬。或许本来做公益就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需要的,仅仅就是像蜗牛姐姐一样的热爱与坚持。

如果您愿意为这些孩子提供帮助

请联系:蜗牛姐姐 137-0063-4367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