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向荣:云南社会工作发展的现状与思考|社工年会

主旨发言一,向荣,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社会工作)学院

社会工作研究所所长

因为赵书记有其他的事务在身,不能亲自到会场来表示欢迎,他很遗憾,他表示在云南社工发展给予他自己的支持。我想说的我今天真的很开心,一进场看到一个一个熟悉的面孔,年轻的面孔,充满了精神的活力,这个场子虽然外面温度不算高,我昨天晚上从台湾回来,充满了我们说的温暖和正能量,我真的很开心,最开心的是我想说的,可以这样说,在刚才邢政委给我们介绍了政策举措,我们看得到,我在想从2006年当我们听到温家宝总理那个时候提到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一句话,建立一支宏大的社会工作队伍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在社工的教育领域里面,可以说非常地鼓舞,社工的春天来了,但是这十年中间,不少的时候有人为春天真的来了吗?我觉得这个过程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我想在今天云南,这个大地上,我们看得到真正的相当的应景,特别是刚才听到邢成亮政委云南未来在这块政策的推动,我们说岁末年初,来这个年会是相当的应景,我想社会工作的春天真的从这里开始就落地云南来了。

更重要的是,这是我们说在党委领导下,我们民政厅的邢成亮政委,特别积极为我们争取各种机会平台,主导一下,十九大开局第一年,第一次以我们社会工作的机构一起来开展的年会,我觉得这个意义非常大,我觉得这个应该积攒到未来云南整体社会工作发展的事件,这是一个开局的一年,我们以我们最好的精神,特别是各个机构共同一起,我们真的体现在共建共治共享。第二个我觉得更有意义,我们整个从策划到现在,全是年轻人为主,体现到我们这个专业的朝阳,如果公益也好,社会工作发展也好,年轻人以80后为主,90后跟上,可能00后也要跟上,我们说社会的创新对我们的要求,还会慢一些,但是云南已经在这些里面呈现出来朝气蓬勃的局面,我觉得非常好。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在专业协会协同的体现,来安排这次年会,大家一起坐下来聊聊。

因此我觉得我们真的会让云南的社会工作的行业,刚才邢成亮政委也讲了,接着我们民政厅主导下面,起码我们计划了三四年都有了,终于在这个时候联接起来,不论是联合会,还是社会工作,无论从数量,还是从什么层面上都有一定的滞后,但是我们看到我们现在整体的状态,制度的安排落实,如果是这样我们一定有后发优势,大家一起来努力推动社会的发展。我前面先表达我的开心,激动兴奋。

前面说完这些话,回到今天大会安排我的云南省的社会工作的发展或者挑战,这是大会给我的题目。包括我们团省委,包括在座的,你们最了解这些情况,我想这不是一个讲座,是一个分享,我希望大家能多一些共同的讨论。刚才邢成亮政委从政策的层面让我们看到变化,因为在座的大部分都是社会工作机构,目前一线的社会工作者,我想我们从我们在座的来开始,我们的一线目前的社会工作者所面临的挑战,如何去理解这个挑战,这是我要谈的第一部分。第二个部分我们应对这些挑战是不是被动,不是。我们是在一定的机遇,我们在很大的机遇下面应对,这个机遇下面的策略是什么,我们会很快跟大家交流分享。在座的应该都在经历这个挑战和机遇当中,我想是一个抛砖引玉,包括下午还有更多的时间来讨论,邢政委刚才谈到的是贫困度深,贫困度广,我们说精准脱贫,现在说脱贫攻坚也好,所有的数量,在全国最高,深度贫困也是一样的。要去回应这个问题是相当的巨大,我们说的是国家战略层面的最大的面临社会工作可以做什么,我们是在回应社会问题的,我们没有办法规避的,相应的还有其他,我们说的其他省会有其他的问题,比如说老年化的问题,青少年预防犯罪的问题,这些问题整个其他省也有,云南也有,我说关于发展中的议题,城市化带来的一些挑战问题,云南都有。而云南还有一些问题,是其他省没有的,或者是说不会变成一个主要的矛盾问题的,比如说我们关于吸毒的问题,大家关于艾滋病的议题,公共卫生的议题,边境上的稳定议题,当然我们还有更多的少数民族多元文化并存的议题,这些议题都是云南所有的,我们面临发展中的各种问题扑面而来,作为社会工作者我们如何发挥专业作用,在什么点切入,很多时候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无从下手。还有我们虽然刚才说了,无论在国家的层面上,对社会工作的提出重视程度已经十多年,东部发展已经到10年的发展回顾,应该说很有成绩了,云南省也一样,刚才邢政委已经讲了,我们在政策的制定过去,系统的顶层设计也很多,包括我们刚刚出台的十八部委关于社会工作参与精准脱贫的政策都很多,但是我们面对的情况,各种政府的领导,包括干部,对社工的认识还是有限,更不要说更大的社会。虽然鲁甸地震我们民政部高层次的记录,在昭通地区推动了一把,在全国上看得到社工的记录。但是给我们支持不够的,但是相对来说合法性不够,更不要说我们的家庭,如何说服我们的家庭,我们这是一个真正工作,不是一个简单的志愿者的服务,你看像前两年云南连心已经资深的社会,已经从事了快10年,还在跟他父母解释什么是社工,都不容易,面对家庭,社会,各个层面上我们几乎上,也是一样的力不从心,我们现在很多的项目,政府购买服务,但是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如何和我们可持续的连接,但是我们还没有形成一个制度,但是维持就很困难,我们已经开始工作能不做吗?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对我们的一线社会工作者经常身心疲惫,因此在这些条件下面,对未来我们的前景是什么样的,我们真的有前途吗?是我们委身的地方吗?我们是不是在一年两年三年转到其他的部分,是我们一线的社会所面对的挑战,应对这个挑战,我们有一系列的很重要的工具。特别是十九大报告,我们现在都在学习,都在十九大报告里面给我们提出了非常的方向和指引,特别是在十九大报告里面,对我们当下新时代的主要问题,主要矛盾的论述,是相当的重要的。过去早期我们讲社会的问题的时候,记得我们最早的时候,比如说2002年,2001年,我们那个时候做了流浪儿童的一些尝试的时候,都还没有弱视群体这个词。2002年到现在15年过去了,我们现在政府的论述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发展不充分,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所有的这些问题,我们要积极的共同面对的,不是藏着的,包括东西部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我们都可以直接去直面它了,这个主要的矛盾的论述是相当的重要。

在这个下面从十八大开始,一直在推动社会治理创新,他的意义是如此的大,也就是说从过去说政府主导一切到社会管理创新,社会协同是什么?是多元主体,社会工作机构作为一个专业的主体,专业的力量怎么样参与到社会的治理当中,我们是属社会治理创新的相当重要的力量,我们在整个社会的主要的认识下面,我们说可以直面问题的,我们自身的定位就很清楚了,它不是一个过眼云烟,他不是说今天这样谈明天就没有的东西,特别是中国社会,现在在脱贫后面,建成小康社会,现代的国家,现代的社会发展力量,也就是说这是有未来的,一个现代的中国社会不可能没有社会工作这支力量,但是它的确是一个创新当中来进行,当然在大的宏观层面下,我们可以看到着力做的事情,我当然不可能详细的理,我们留守儿童,妇女、老人是我们一直在做的,在做的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回应我们的脱贫攻坚这项工作,当然我们认为它脱贫攻坚好像是一个精细的项目,跟社工的关联度大吗?如果你去所谓发达的社会工作国家,比如说英美国家,社工还真不会参与到经济的项目当中来,我们现在说的“乡村振兴战略”这个计划,真我们关联度更高,如果是东部不是更高,但是在云南是未来可以着力的方向。具体的方向我们都已经清楚,如果说改革开放三四十年经济的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到我们现在社会的发展,却不是一改过去的摸着石头过河,但是现在因为十九大指明我们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到2036年建成中国强国的清楚方面,我们现在只有让这些好的政策,宏观的政策,清楚的方向通过我们的参与进一步落地,真正是跟我们说的,特别社会老百姓的生活,对美好生活的需求结合起来,所以我们有所作为,有所位置。就是看我们如何把它做出来。这是应对挑战,也是一个机遇,就在这个大的环境层面上。

如果这样做,除了十九大,民政的“十三五”规划,其实也很系统,因为社工的整体社会工作的发展,虽然是党管地六类人才,但是整体的机构发展,包括我们人才的发展还是在民政部职能部门的下面具体的推动,你看在民政的“十三五”规划也是我们说的一个机遇,很重要的在十九大大的层面上,具体的机遇。这个里面你们看得到“十三五”规划里面特别强调的增加兜底的社会救助,我们说的跟弱势群体如何跟社工实现兜底的过程,社工的重视,甚至在一些地方,对政府购买服务作为低保的个案管理,在救助这块,一系列的工作,政府职能专业我们如何协力。这是在民政工作的一大块,云南还没有怎么开始,其他地方已经开始了。刚刚国务院出台得很注明社工如何发展作用,城乡治理创新,这些每一块部分都有社工发挥的作用。

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机遇,当然还有相当于比如说注意到乡镇基层的公共服务的能力,包括一个社区,一个社工的制度的安排,包括即将出台的这些政府购买服务已经到区一级,不仅在区,在乡镇已经开始有了推动的计划,我们现在的社工,一方面可能还有很多的刚才谈到的面临的困难,但是同时不同的社区来抢社工,希望引进社工开展工作,我们看看变化,包括我们说的民间公益,众筹,特别像九九公益日,推动全民公益这块应对的问题,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说现在的机遇。当然看到这个机遇,回到我们自身我们困难依然在我们面前,但是我们如何应对这些问题,把抽象的,宏观的,逐渐变成我们的现实,我们就提出将资源和社会的认识,刚才我谈的几部曲。第一部首先一定要打造我们的专业能力,我们现在都在说全国社会机构不少了,我们全国有160多家,中西部我们都算比较多的,我们依然听到说社工的专业能力甚至还不如志愿者,是不是他的观察有一定的对我们不公平,我觉得是值得我们好好去思考的。我们觉得我们自身的专业能力需要打造,在个人的专业能力,包括我们这样的平台,都是非常关键的,一起来学习分享,针对专业性在哪里?包括参与精准脱贫有什么样的经验,他们有什么样的探索,在这个层面上很关键的团队动力,包括机构的发展,怎么样体现社工机构的特点,怎么是参与的,合力的,无论是上下,还是左右,这都是我们要去共同探索的,再有刚才谈到的资源的动员,无论是跟政府的关系,在政府购买服务上面,怎么看到我们的专业能力,包括对社会,基金会。

最重要的一部一定要一定的合力来构建云南的公益或者是社会工作的生态环境,我们一定要警惕,或者吸取其他省特别东部的,或者资源相互之间的伤害,以至于生态环境相当差,云南省是后发者,曾经有学者说,社会工作或者说讲社会组织,在云南省最早的,起了一个大早,比较其他省,我们现在是不如其他省,赶了一个晚场,对于云南的社会组织的发展是一个悲观的判断,但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是实实在在,因为其他的地区不得不被那些指标带着走,我们一定可以构建我们的生态环境,未来今天开始,我相信一定就会走出云南的特色了,云南提出来,一定有我们自己的自信,有云南气质,我们一起努力!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