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黄亚军:社会工作机构参与乡村社区发展的实践与思考

                 

主旨发言三,黄亚军,广东绿耕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总干事

大家看到很奇怪,广东的几个机构跑过来分享,但是我从云南出去的,我在云南曲靖一个村子呆了七八年,我一直这几年在憋这个,讲案例,或者一些工作方法对于大家来说不重要,我接下来想讲一些对我来说是一个根本性的思考,我们做这些事情的怎么定位,或者有一些事情要想清楚的,不光是策略的问题,你要做规划,定位的思考的一些问题。

我的PPT非常简单,我大概先抛一个案例出来,很快过一下是我们做广东一个村子的案例,我会用这个案例讲几点思考,在一线的社工面前讲很有压力,因为大家在社区里面,在一线每天都会碰到类似的思考,我不知道我的一些想法会不会对大家有一些帮助,只是提出来大家一起讨论。

我先讲案例的部分,这个广东广州的一个村,大概离广州130公里,是属于广州原来的水源保护区的村子,我们进去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这两年我们在那年有7年的时候,这两年环境变化非常大,当然不是我们做的事情有多大,因为村民和政府的协助下把土房子拆了,盖了新房,我先从它现在的样子开始讲,刚刚我们进去的一些场景,我们进去之后跟村民一起做一些事情,有这样一些变化,这是原来村里的老房子,我们进去的时候跟一帮妇女,把旁边的土房子保留下来做一个乡村旅社,原来基本上是堆废物的地方,冬天晒太阳非常舒服,这个是村里的祠堂,广东宗祠的力量很强的,你说他没用,这个宗祠每一个村只有两个姓,可以动员村里面基本上所有的人,你说他有用我们去的时候就是大家养鸡的地方,年久失修变成了一个养鸡的地方,也没有人管,也没有人拜,我们一起过去修缮好了,你说它没用,他原来在那个地方那么破没有管,修起来以后村民婚丧嫁娶都要拜拜,这个村有两个姓,一个是杨氏宗祠他们想搞一个杨氏公司。这里是一个风水池,也有一个消防的功能,但是我们去的时候风水池也多的一个功能垃圾池,我们过去的时候可以把我们风水池真的变成一个一个风水池,大家把瘀泥清出来,放鱼苗进去。这是一个变化,这是我刚说的,几个做乡村旅社的妇女,最开始去的时候,我记得其中有一个,因为是我的老乡,我是湖北,他是西部山区,手有一点残疾,原来这几个妇女真的是比较边远的,因为做了乡村旅社,其实没有多大收入,一年一个人最后分到手可能就1万多一点,可能对家庭有一些帮补,比如说妇女小组的负责人,后来村为换届选举的时候要投票,村为提前过来打招呼,说你们到时候支持一下,一个是帮忙动员,大家一起参与,另外一个是我还想上,你们可以支持下,村里面有一个祠堂修起来了,全是难的,所以他们想把妇女代表加进来。这是人的变化,这是村里面的一个老围屋,他是村里面的一个祖屋,原来村民都住在里面的,江西、广东那边的一个客家,围成一个院子,慢慢地人口繁衍,住不下了,迁出来了,像村里面公共的地方,不光是在农村,在整个中国都是这样的,越是公共的地方越没人,我不但不管,还要抢占,像这样的土房子大家看不上,垮就垮了,我们跟社工跟村民讨论,因为大家现在都搬出去了,只有少数几个老人住在里面,村民想能不能变成一个公共空间,怎么样利用村里面的资源打造一个平时可以活动的地方,这样的公共空间出来,完全可以把这些老旧的房子利用起来。

我刚才说的宗祠做起来以后,杨氏越来越团结了,另外一个姓氏是易,这两个宗族没有特别的分化,杨氏特别突出是联系到其他的地方,他认祖归宗,认到清源那边,其中有一些老板,因为我们社工在这个村子做了几年工作,前期也做妇女的乡村旅社,也做一些产品加工,自然教育,包括整个村子的氛围其实非常好,所以杨氏里面有一些人是大老板,他就过来说,你们这个地方很好,我们都是杨家人,我们一起搞一个杨氏公司,以你这个地方为基地发展一下,村民很高兴,你们做,我们来投钱,我们51%的股份,你们49%,社工有一些担心,但是我们没有明确说什么,村民也问我们说这个怎么样,我们就跟他们一起分析,如果是他们来投钱,他们51%的股份,你们49%,这个发展下去会怎么样?如果你们自己做有什么样?优劣说清楚,最后村民说,那不能不干了,我们不要你们来投资了,我们自己干,所以最近村里面把之前的小组整合起来,成立了全村的大合作社,这个场景是最近修一小广场,所有的材料是他们自己捐出来了,我们社工大概花了1000块钱,相当于赞了一点水泥,因为村里面干什么社工都要表示心意,整个所有的物料都是他们自己找出来的,这些石子是他们去旁边拣回来的,这是一起开工的场景,他们一起来设计,刚刚看到的这个图案,每一个人都占了一小块地方排自己喜欢的图案,这是大概做到中间的样子,这是村民他们自己投工做的一个记录,村里面有一个小伙子每天在记录,他们把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发动起来,年轻人一看我在外面上班很苦,村里面很欢乐,村民就说你们捐点钱,让村里面的阿姨给我们做饭,这个主题是社工怎么介入农村社区的发展,不光是硬件方面的,很多是都是政府要投大资源做的,比如说动员方面,人际关系修复方面,特别是云南这样的地方,在他们的生计发挥什么作用,我刚才说的这些小组已经变成了大合作社,基本上把我们村里面的这些群体都覆盖了。这是老人把他们种的东西吃不完买给城里面的人,这个年轻人是是讲社区生态的故事。这是我们逻辑图,有点模糊,需要我可以后面再拷大家,当然这个东西不重要,案例的部分大概先到这里。因为绿耕大概做的10多年的农村工作,想跟大家分享一些,考虑社工怎么介入到农村社区发展的时间怎么考虑的问题。

第一个扎根,我们进入农村,我们现在很多的县域组织很多是返乡的,我们既然回到自己的家乡,吃住都是一起的,我06年刚毕业,跑到曲靖的一个大山里面,作为一个外省人进入一个小村庄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是返乡的社工你怎么进入到熟人社区,怎么样才能进,我们一直用的方法社工你的岗位就是在村里面,你就住在里面,不可能说我的岗位在那里,我早上上班,下班就出来了,就是必须要住在村里面,一般进村的时候,你可以什么都不干,做一些服务也好,最大的课题怎么样融入进去,了解村民他们一天干什么,进什么语言,我在村里面比较懒,没有学藏族话,但是我们的同事去到瑶族、侗族村的时候,就真的学习他们的语言,需要长期在那个地方才能做到的,因为我们的很多村民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边远,比较弱,如果我们进去谈一个,我们社工来这里做什么,我们去跟学校,村为谈很好谈的,一下把情况介绍清楚了,你们可以做什么,但是我们怎么跟村里面的比较弱,比较边远的村民联接一下,他们不会出现类似项目沟通会的场景里面,当我们出现的他们可能在山里面干活,我们住进去以后,我们还要把我们的服务对象挖出去,不会马上进入到我们空间里面来,所以我们一定要走到田间地头里面干他们的场景,所以这个是一定要把我们的服务对象挖出来,另外一个我们主动打开参与的空间,对很多村民来说,外面来一个陌生人,他可能都不会跟你打招呼的,一定是我们主动去他们加里面了解他们的想法,从去年开始,省民政厅推双百计划,对广东前10年发展的评估基础上做的,现在很大的一个点,基本上推了半年左右,最大的一个点至少跟前面的家政,社区服务中心要求所有的社工都住在村里面,必须跟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都可以,学习共产党早期在农村的工作方法,都可以。当我们早期推的时候才发现,家庭服务中心,广州每年花3个多亿砸下去,政府花了那么多钱,也不满意。社工说我很累,我觉得就是高队刚说的,我们跟服务对象的联系没有建立起来,我们在玩自己的,我们说驻村,讲扎根,第一个要跟大家讨论的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姿态比任何的技巧都重要,我们建立关系的过程,比达成其他的项目目标都重要,我们可能带着一些项目的目标进去,要做多少活动,各种各样的指标。但是前期来说,一定要有这过程,否则始终是漂的,因为这个过程中,是一个根本的策略,因为尝试转化的是服务对象的关系。

第二点组织,为什么要做村民的组织,我们去每一个地方根本策略就是组织,大家都有感觉,现在农村的村委已经基本上没有能力带领整个村子往前发展,这是一个客观现实,怎么样社工可以跟村为重新激活村子,找到重新发展地区,比如说新农合的政策都是铺慧性的,但是有很多的政策不是这样的,是类似于项目性的,是特殊的,要争取的。我们现在看到村委有动力争取到我们村了,或者说我们没有动力这个项目就走了。所以我们讲组织,为什么一定要讲组织很多资源落不下来,很多政策,特别是针对我们这些艰苦地区的政策,因为下面没有一个组织承接,只有当我们的村民组成起来的我们才有可能跟他对接起来,最开始我们做个人服务的,一个一个人的,我们怎么样带动一个村子,组织可以是一个中间的层面,把人组织起来之后,让这个人带动整个社区,这也是我们工作路径的问题。

第三个是发展,很简单的说,这个大家都明白,因为一般主流的社工是讲服务,服务者就被助学问题出来了,我们本质也是让村民成为他村庄发展的主人,很关键的一点,发展他们自己服务自己的能力,可能最开始进去,社工进去做服务,转化成社工可以自己服务村子。我不是说经济发展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的项目怎么样可持续,当我们走了以后,这些东西是留在当地持续运营下去的,而不是说社工一走了,没有人做服务了,留守儿童恢复那个样子了,那太难过了。

第四生计,我们社工做生计很难,我们机构差不多做了10来年也很难,我们对生计也认识也有一个过程,最开始我们不敢碰,后来不得不碰,因为村民不跟我们玩,生活压力,你们没有这些方面的尝试我们出去打工,最近我开始想,特别在云南这些地方,我们看到很多的巨大需求,但是我尝试讲,不光是需求的驱动,不光是村民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才做这样的生计的项目,而是如果我们不去做生计,我们没有办法触碰到村民生活的根本层面,怎么样让大家组织起来,回到社区发展的这条路上,我们也要理解我们考虑从需求驱动,因为我们要去做农村社区这样一个区域,这样一个群体的法国,生计对于我们来说,很多时候对我们来说是要主动去要做的

第五是自下而上,社区的问题不是自己的问题,很多时候我们立足农村,放眼全球,很多问题不是社区自身造成的,我们再怎么搞餐饮,比如说跟政府层面协作的过程,这个意思要有的,但是我们做得比较差。如果要这样做,有一些挑战,因为这个挑战目前我们没有完全解决,其实很多时候是外部的一些原因,比如说我们做农村社区发展的社情,是要我们耐心,扎下去,起码要有三五年的时间,要求我们人员,我们资金是稳定的。怎么去解决这样的挑战,我看到今天的议程里面,所以大家后面可以看一下,如果我们怎么样实现我们机构的可持续的发展,真的做一些扎根社区,真的做一些基层要做的事情,小而美的事情,整个国家谈乡村振兴的时候,整个制度大得出来的时候,越需要扎根下去做小而美丽的事情。谢谢大家,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