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黄庆委:中国好公益产品说明推介环节

主论坛一,黄庆委,南都公益基金会项目总监

感谢各位伙伴,播放之前给大家播放一下我们的宣传片,可能录音效果不太好。

各位同仁,大家中午好,我是来自南都公益基金项目总监黄庆委,同时我也在负责一个项目,叫好公益平台的项目,包括云南连心是我们在昆明的枢纽合作伙伴一起推动这个事情,刚才大家也听到了贺永强的爷爷奶奶一堂课,是我们好公益产品中的43个产品,还有42个产品,大家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个产品是做是什么的,我们来分享一下。

首先我们来看几个数字,大家知道730万是什么吗?有人是做成年智障服务的,730万是中国成年智障,我们现在服务机构解决了多少?1.6%,这是所有的残联,爱心家园加起来的1.6%,慧琳(音)是这个项目做得比较早的,在全国28各城市开展,他解决了0.02%,我们大量的98%的人没有任何的社会服务的,这就是我们做这个平台的初心,我们的初心就是让每一个服务对象享受服务,刚才我们云南的社工发展面临的机遇挑战,还有最近的十九大,包括民政厅的“十三五”规划也提出了很多的问题,我们的概括从社会组织的服务来看,我们觉得目前还属于增速的发展期或者是机遇期,第一个是社会需求大,很多社会需求正不断地建,一些新的需求也在到来,第二个我们的政府大力支持,云南省刚才说了拿了几千万,其他地方可能钱多一些,总而言之我们看一个现象,每一个区有一个社会孵化中心,这是一个系统化要推进的事,第三个公众参与的热情高,九九就是一个代表,这几个都是增数发展期或者机遇期的一个表现,反过来我们看一看我们社会服务的行业现象有几个问题,我们缺少好的解决方案,肯定是初心,策略,方法资金筹措,整体在一起的好的解决方。一个行业是不是专业的,我记得我当初写论文的时候谈这个文字,社会社区的认可,要不然你学的专业是没用的。第二个我们在社会信任度低,今年光募捐行业又发生了两件大事,这个行业的信任不太高的,你出一点事马上就放大。第三我们服务规模小,行业里面有很多的争论,我们说的规模化就是慧琳(音)的规模化,不是说无限地做大规模,把问题尽快解决才是规模化,我们在昆明也分享过,组织越大,不见得组织效率就越高,这才是规模化。好公益平台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做的开放共享的规模化的平台,最终的目标就是通过公益产品的方式,精准解决大规模的社会问题。简单说社会有需要,我们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案,去帮他连接到更多的资源,包钱的资源,执行的资源,构筑一个生态系统,我们根据社会的热点需求,包括向全中国,找外国一些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就进入侯选产品以后,我们组织一些行业里面的专家,实践者什么是可复制,可推广的,早年我在资助型的基金会工作了很多年,这个时候机会来了,按照我们的经验,我们现在遇到很大的困难,我自己取得特别好,但是推得特别大的时候,中间不太容易,我们研究了很多世界上很多的学问,我们有一个加速营帮助这些产品做规模化的资金筹集,相关的一系列的服务,我们还和几个平台开拓资源链接,我们腾讯网,新华公益都是我们的募捐平台,我们希望和这种枢纽组织去合作,把这个产品推荐给一线的组织,我们说有一些早期的公益组织干产品,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希望能够快速的大规模解决社会问题,好公益平台有多方共建组成的,包括一个发起的机构,联合共创的一个机构,目前国内基金会的资助型的基金会,包括联劝基金会等,我们现在把16年11月启动以来,到今天一共遴选了43个产品,分批入选我们每半年遴选一个产品,爷爷奶奶一堂课是第一批里面的产品,还有很多,大家可以看一下手上的产品手册,基本上我们也顺着社会需求来的,包括儿童的成长,社区发展,养老,环保、健康等等这几个领域。那我们还在全国寻找像连心这样的推动这个事业,我们联合到基层的一线组织,这是我们一些战略伙伴,主要给我们平台捐赠自选,比如说我们平台上的所有机构都可以享受到待遇的产品,给我们提供一些VIP的帐号。南都是一个发起人,秘书处就在南都,南都就在2016年做了一个战略决定,大部分资源都在运营这个平台,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给大家汇报一下规模化的产品。大家看到这个红色就代表了2017年,橙色就是2016年,我们采取了4个指标去谈,因为产品类型很多,但是这个产品分析的时候有很多的故事,第一个是落地机构数,就是这个产品发展了多少个项目,今年已经是155个城市群了,大家可能加入了这个平台以后就会拉入一个群,就会看到天南海北的人都在做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扩张绝大,不是质量越来越低,恰恰我们看到的扩张得大,扩展得越高,这个组织中心就会把你的想法汇总为最佳实践,这个产品是越来越好的。

还有一个全国城市最多的是公益小天使的,现在全国有303个城市开展,大家不要看这个小的数字,你说要开一个素食馆光投资要100万,因为他们是义工组织发展来的,是众筹来了,就是这么一个产品,它去年已经从2家开到了12家,单店的平均下来年利润是30多万,不是说我为了赚钱就分了,就是用于不可报选的项目,比如说救助,救灾,开店不容易,随便加入一个肯德基要加200万的,这个产品能开到12家,不容易,最近好像有2家在谈。第二个是受益人数很快增长,儿童安全五防,做安全教育,最早的时候,刚进入这个平台大概在80多万,他第一个在全国增长了80多家伙伴,第二好多伙伴这个产品你自己做不可以的,很多伙伴就找当地的教育局,民政局去推动,比如说江西省景德镇,把这个课程统统进课堂,一下子这个数量就增长。还有一个策略之前我们说做个案,农村包围城市,个案解决的时候政策就通过了。还有一个是精准扶贫,只有那些是找出来服刑人员的子女就是一种,生理、心理、社会等等构建了一套体系,这个组织现在已经增长到28支队伍了,但是服务的孩子全国加起来只582个孩子,这个小而美同样有价值,因为不让社会关注的问题让社会看到,这就是倡导工作,是伟大的进步。

还有一个服务现实数量,我们和年轻都一样,早期的公益事业都在大城市开展的,所以我们特别统计服务现实数,让所有的服务都到一线去,第二为什么要统计现实数,你要应用的时候,你才知道这个产品真的好不好,早些年有些人挑战我们,通用的有两种方法评估,尤其是做教育领域里面的评估,要花一两百万的做前测,后测的评估。我们说留守儿童主要是暴力,抑郁力这种的问题,还一种是市场验证,在本地落地很好,好的东西大家才来学,这是我们统计现实数。当时报数字的时候,我说你们别报假的,首先有一套高标准的课程,这套课程首先是标准化,第二个是培训老师,不是所有人让你来学我就让你学。因为有一些媒体的背景,每年人大的时候都会开一些人大的会,做一些提案,最近他好像要出一些硬件的产品,有孩子的人都知道,爷爷奶奶133最近开发了一个产品,小女孩哪里可以碰,哪里不可以碰,他要考普通的消费者购买获得,最近的资金数量购买获得的。好公益平台成立以来,已经在全国23个城市开展以来,今天很开心,因为是2018年的第一场的推介活动,当然不是大型的路演。我们现在达成合作意向110多单,这个数字有点老了,是11月份了,有1600多所学校在落地这些项目。这是我们平台的新华网的一个发布活动,今年年终我们还会在线上做一些发布,我想引入一些好产品,你直接拿别人现成的东西来研发是要容易的,前三年就是不要碰,探索的阶段,最好的探索阶段是加入一个体系,找到相同的人,今天我们坐一起的就是不同的人,你只是云南的社工。要找到什么领域,做什么样的人谈,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我觉得也是看到一些新的思路,刚才贺永强说项目产品化,品牌规模化,为什么说品牌化,自己的项目设计就是基于解决问题的设计,但是你要反过来想既解决服务项目的问题,也解决出资人的项目,他不理解他怎么支持你,但是我们的产品,我们的产品特别钻研,但是这个事做得特别好,但是筹款的时候特别困难,这就是一个产品,这不是一线工作人员的问题,这机构的总干事的问题,怎么把问题解决好,又要钱进来的问题。爷爷奶奶一堂课我们上一堂课是30多块钱,但是你说这个项目18万,你说人员工资5000,好多的捐款人还拿不到3000块钱,但是你说一个孩子上一节课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希望未来和连心怎么解决服务对象深入的问题,还有解决面上的问题。

我知道云南是早年国际研究的大本营,希望研发出好的产品来和我们合作,你希望把这个产品推向全国的时候来早找我,我们会给你几万块钱的基础的费用,我们包括一对一的服务,我们请了世界上很贵的咨询工作,一天几万块钱给你做,包括来云南,还是哪里,我们下一堂路演是在四川直接一对一的对接,如果你的产品有特别大的影响,我们也会提供一些类似于几十万的奖金给你,我们还有其他平台的上的伙伴,比如说支付宝,联劝网,都会给你筹款,既有基金会才有保障性,更好的。

故事案例我就不多说了,再举一个例子,爷爷奶奶一堂课大家明白了,一加入了一个课就他就会告诉你。公益小天使已经出了3.0的产品了,小天使我当时比较惊讶,他最早是义工组织做的,他不专业,但是我们深入了解的时候是最专业的,他是杭州的老师开发的,第二他做标准化的SOP的文件有4个标准化的文件,药品的标准与我们社会服务的标准不一样,特别严格,我说这个公益组织是干什么?我组织最好的老师开发课程,我们就是要推荐一些把这个事达到最大化的效果,这就是我们的产品。公益小天使的目标再过三年要服务100万的孩子,我们已经服务了50万了,他最重要的就是社会性能的产品。

十方缘在云南也有,十分缘系统认证的十分缘,必须认证的负责人必须达到4星级的水平,你们只能乖乖的听,他们严格控制标准的,达不到标准的不能做,尤其是个人救助,个人帮助的这种。爷爷奶奶一堂课,我也不多说了。这是好公益平台的一个网站,大家可以百度一下,可以找到产品和联系方式,他会给你推荐什么产品是什么样的,当然大家可以直接打电话给阿兰,当然对方也会对地方有挑选,都是地区授权制的,一个地方只找一个。因为我找云南精准扶贫的任务是很重,今天我们特意为了节约费用邀请到我们的伙伴叫人与人中国的产品,未来希望调研班,希望他们分享一下这个产品怎么解决贫困学前教育的问题。

李超群(音):今天非常感谢黄庆委老师给我们这个机让我们给大家介绍这个工作,我是李超群(音),原来我在北京办公室工作的,但是我现在调到云南来,快一年了。今天非常感谢黄庆委老师,感谢大家所有参加社工的年会的人,我从来没有参加社工的年会,我自己并只是社工,希望大家多多学习参与社工的工作。首先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这边有没有来自云南山区的小伙伴。就是说没有接受过儿童教育的,上过幼儿班的?你们小时候希望上幼儿班吗?我们呼玛爱(音)本身是一个关注农村发展的一个机构,帮助农村社区自身可持续发展的一些能力,我们要工作的领域之一是帮助农村社区的幼儿接受教育,给大家看一下,第一个我们在中国他的需求是什么?中国有很多的山区,尤其在西部都是大山,目前我们得到的数据是有1000万的人,3—6岁的孩子不能上幼儿园,第一个原因就是说他们去幼儿园太远了,可能3—6岁的孩子,不能花太多的时间,走3—4个小时的路去幼儿园,因为他们的村离幼儿园太远,大家知不知道云南有多少适龄儿童没有上幼儿园吗?光云南有60万的孩子没有上幼儿园,在云南是一个非常大的需求。给大家解释一下,我们怎么让山区里面的孩子上幼儿园,首先是利用场地,国家有特别过的闲置校舍,每个农村社区有很多的闲置校舍里边,利用这样的地方,就提供我们的一个场所,我们去到社区里面首先是跟村委会,跟家长沟通,你们要不要让孩子上幼儿园,我们来做你们同意吗?给大家介绍工作方式,我们不能聘请从大城市来的幼儿教师,因为我们聘请不起,也留不住,我们从社区里面推荐,家长委员会来推荐他们信得过的人,他们也是最稳定的一批人,我们的机构幼儿教育是从云南的政康(音)开始的,我们的幼儿班混龄的编制,哈佛大学也研究过,小孩子可以跟大孩子学习,我们教孩子什么呢?他们在幼儿园里面学习怎么动动小手,怎么动动他们的小身体,还有我们的阅读主题,比如说这个月是国庆要教他们的国歌,我们是怎么来的等等一系列的。另外我们在很多的县城里边开展教育,目前我们的都在边境一些县城,包括西盟,政康(音)农林等一些,每一个县有一个办公室。我们的模式主要是3+1,就是说前三年我们给这个社区全力的支持,包括教师的一些补贴,幼儿班的运作,一年我们要退出来,因为这个数去不永远需要我们,这是我们项目执行的流程,刚才说的我们去的社区,成立家政委员会,对当地的场所翻修,开班,给老师做一些培训三年之后我们退出来。这是我们比较早的地方,我们在闲置的校园里面整理出来,有了孩子上学的地方,主要的校舍包括小学教学楼在完小里边,还有一些村为里面的活动室内。我们教师的条件家长选出来的这些人,是他们信任的,有一定能力的人,他的工资都是由家长商量出来的,每个孩子每个月交多少钱,老师的工资都是家长自己出,我们的怎么让他可持续老师是他们教育的关键,我们在三年之内,把没有幼儿园资格证的老师培养学前教育合格的老师,可以在3年内有700多个小时的培训,就是这些老师可以自己考取教师资格证,也可以自己接管这个园。

社区参与,我们的项目在社区里面比较受欢迎,这个项目是家长的,是社区,我们家长参与到我们教室翻修,参与到我们教师日常的幼儿班的管理。我们不定期的主题活动,邀请家长自己来参与,孩子支付每个的月的费用不一定,根据每个地方的条件,有些地方孩子需要回家吃饭,有些不可能,根据家长的经济能力水平自己来评估。我们从08年到现在,有了一定的经验,有了成熟的一个模式,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学习。因为光云南还有60万的孩子没有能够去上幼儿园,观看的我们呼玛爱(音)能够做的真正的非常少,还有大量的人没有接受教育,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工作,帮助我们云南,其他四川也有很多的需求,帮助大家的小孩子接受我们的学前教育,我们的合作方案,我们自己有一套培训体系,我们自己也开发了一些教材,根据我们的实际,实践工作来做。接下来如果大家感兴趣我们一起交流,谢谢大家!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