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李俊 :社工介入乡村社区三留守人员服务的实践与思考

分论坛一:社会工作助力乡村困境人群服务及脱贫攻坚的实践案例

案例1:

李俊,楚雄州武定县正心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

各位好,很高兴看到这么多老朋友和新朋友,我是李俊。受主办方的委托,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在武定县的农村针对留守群体开展的一些服务。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个标题,什么意思呢?因为在座的昨天我们也见了一些县域10家机构的负责人还有年轻人,很多都是这三四年我们一起协助长出来的,我们做农村的社会服务工作,特别是做驻村的针对留守群体的工作,在很多人看来是边缘的工作,我的题目是边缘到先锋,我觉得需要致敬是在一线的同事们,我想谈的是一线社工在乡村的价值,这个内容我们从15年的8月份到七年我们的一个调研报告来分析留守困境儿童的一些问题以及我们小小的武定正心的探索的途径和方法,我们透过这个来看正心。

这是我们日常工作的一个状态,是7月份一个小伙伴给我们拍,我觉得价值最大的社工,他不管在路边,家庭学校,社工在哪里我们服务阵地就在哪里?简单的回顾一下,我自己是毕业分配以后去空军呆了几年,今年做社会服务是15年了,我常常喜欢战斗,战斗过的一些机构算下来应该是云南,从一开始做社会服务的机构,从家馨、连心,15年的一个时间线返乡做的武定,15年也腾出空来做一些公益机构,还有禄劝的阳光心情,还有西山区我自己是理事长的财务的支持机构,还有协助连心在分拆新机构的过程也是一个新联盟的发起理事。很多人都问我你在连心好好的,为什么要返乡,这是一个人近中年以后一个新的选择,我自己从农村走出来的一个其他,经过十多年以后,回到农村针对孩子的工作,从流浪儿童,到留守儿童,一系列的都是在捉别一个东西,究竟这些孩子的服务,除了我们对个体之外,他在社会体制的层面,在国家的层面上是什么决定,什么在产生和制造这些社会文化,他们制造什么样的社会问题,对我来讲,我所工作的一个平台,议论是家馨到连心到现在的正心,都是一个不同的场地发展更多的组织平台,培养更多的人,我一直在走这样一个公益实践的脉络,今天的分享主题我从这个故事开始,大家可以留意过这个图,我们12月份云南正心参与了一个机构投票,有没有参与过我们项目的投票,我一个人就拉了1.2万票,我们机构有5万票,那个项目是陪你长大的困境儿童的项目,当时投票的第二天,我们回到我们机构,这张图是连心基金会的项目总监帮我们拍的,这个角度里面有两个小孩子,我为什么把这个大人的点模糊了,我们在21号投票,坐在这里的是他们的爷爷上吊自杀了,其实我们听到是很难过的,这个孩子是我们跟了半年的一个个案,他们的妈妈在楚雄州的一个精神病院,爸爸前年打工回来照顾家人,爷爷非常喜欢这两个孩子,他才61岁,大家想想,那么年轻的一个生命,为什么要选择自尽,因为他痛风,选择绝望。这两个孩子,他们平时的表情,他们跟亲人在一起的笑容,其实就是说,他们就是我们说的留守儿童中我们界定为困境儿童的群体,正心的绝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围绕留守群众来做,这个是我们的堂侄女,她已经6年没有见过他妈妈了,2016年11月民政部的副部长选择了这个家庭调研,他还有一个堂妹,我们的大学生去到他们家,他就拉着我们的大学生说姐姐我可以叫你妈妈吗?他爸爸妈妈就在江苏打工。其实留守儿童中的困境儿童他们的问题有多严重,我们也不知道,我们6月份开始做社区调研,8月份开始做项目,先后介入了4个小学,一个中心校,三个村小,我们在其中的4所学校设立了住校社工站,在其中6所学校建立了心理辅导室,我们今天切入留守儿童的这条线里面的一小部分的工作,这个调研报告,本身不是一个项目,他是我们跟乐施会项目教育团队一年里面的小小产出,武定的留守儿童其他的困境儿童是什么状况,在我们县域和驻村的机构到底可以做什么事情?我直接跟大家分享这个报告的结果,我们在呈现出来的情况方面,有三点需要跟大家分享,第一个困境儿童在留守儿童中的比例是比较高的,人数是比较多的,类别和形成的原因,还有单亲家庭遭遇重大病故的,大病致贫的,我们在一个家庭,他爸爸还是公务员,头两年是爷爷奶奶死了,他妈妈离婚了,第三年爸爸死了,最关键我们把他反馈给民政,民政协同村委会一起从识别到共同的反馈机制,他的结论是说我们,以武定我们了解的,以三个乡镇为基数我们识别出来了200多个困境儿童,现实情况是突出的。精神心理影响方面,你们在农村,你们村里面有没有发现有精神障碍的大人或者孩子有没有,我们现在在武定资助了158个孩子,我们跟妇联,乡镇民政,将近有20几个家庭的父母。我们这几年重点做一个专题的调研,第一部分我想说农村留守儿童的情况是什么情况?这个报告给大家看一下,如果有需要我们后面我安排发在我们公众号上,一共有22000多字,刚才我调研的是一个基本的状况,我们今天说到的这个部分,对于我们机构,我就不介绍了,他主要简单说,培养一些在地青年人,围绕聚焦农村的群体,做一些农村发展的事情,我们希望做一个有质量的儿童陪伴着。机构同样从个案,社会服务,还有学校的社区中心,来做一些不同的服务,这是我们日常的工作,基本上都是我们有跟学校一起走访,有跟民政一起走访,村委会一起走访,我们介入是基于社区中心,脆弱人群的整合,第三直接通过现金资助,最关键在服务的层面,倡导层面我们跟村委会,乡镇民政一起,跟他们交流手里遇到新的个案。刚才大家看到的这个小男孩,他爷爷不在的孩子,我们会把一些15—20公里以外的孩子,每个星期接8—10个孩子,你必须让他们需要你的时候,推门进来就可以找到你,这就是一线社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人员他是一个苗族,也是他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我觉得社工有一个我们看到的作用,除了陪伴关爱的作用,还有一个兜底的作用,我们在扶贫和社会救助中,我们从识别,牵头基层部门的解决,有一些问题不应该是正心,社工去解决的,应该是民政部门去解决的,你怎么样做不是扔给他们,应该是需要由社工来做示范,基本上正心识别出来的孩子,就可以把他们纳入低保或者大病借助,比如说我们给这个孩子妈妈身份证,还有反家暴的孩子我们做一个手术,基于个案的跟进。第二个作用一个是兜底的作用,一个是社工和社工的先锋整合作用,社工的一线工作是辛苦,但是这个机构为什么要活下来,你活下来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当然你前期是先活下来,才能连接这个资源,产生冲击,我们也会接待,现在我们机构来自临沧,其他一些地方的儿童之家的、妇联,其他系统出来看,我们做一些培训分享,我们也做一个调研和窗口,这是请上海的纪录片导演和团队给小孩子做影像计划,我们现在来过一年的大学生有三个,五个这样子,他们说常常说上了正心的船就下不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是对我们的鼓励。正心的工作跟在座的伙伴关系,在当时的精准扶贫的之下,民政来主导留守儿童工作,其实有很多的空白和空间,无论是自下而上的常识,还是自上而下的设计,我把它定义为社会变革的实践机会。我们选择的路径是从社会保障的精准副别和覆盖协同开始切入,我们的任务就是盯住困境儿童,这是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其他的。我觉得我分享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一线社工的存在价值,他真正可以复制不是工作方法,是可以复制怎么样聚焦人,服务群体的持续跟进。这个很关键的就是办一个机构,搭建平台,瞄准问题,不放手去做。现实的困难也有,工资从哪里来,传播,你要追问你的初心,你为什么要办这个机构,你要处理你机构运营的人才物的问题,我跟大家分享的是乡村社会我们不要工具化,不要纯工作化,我们要有温度的生活化,我们每两个星期有外面的朋友来我们做烧烤,跟小朋友一起吃杀猪饭。农村是一个在座的年轻机构和年轻的社工们是一个广阔的实践天地,云南有20个县有驻县的县域机构,从公共服务到电商,在很多方面都是油需求,这是跟小伙伴说的,如果在座的政府和基金会,我们想说的是像正心的NGO其实是需要被盘见得。我觉得在每个人的田园里自由方法,前路静静等待那里,浮躁过后,自由质朴光华,谢谢。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