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贺永强:爷爷奶奶一堂课—从鲁甸走向全国的公益产品

主旨发言四,贺永强,爷爷奶奶一堂课发起人

每次参加这样的会议,我特别惶恐,我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不知道各位想听什么。所以我想从我的分享里面可以参考有什么东西有启发,我觉得所有的经验都是昨天的。爷爷奶奶一堂课在云南的土地上公益上孕育的一个项目,2014年我们在鲁甸参与社区的重建,请当地的老人编竹篮子,在过程中小孩围过来问很多的问题,爷爷你什么学会编这个篮子,我们山上什么时候有这些竹子,老人也会用竹子编玩具,这种大的自然灾害发生的时候,是很开心的事情,不用像我们大人一样很悲痛,因为不用上学,这些调皮的孩子编了垃圾筒以后,就拿起垃圾筒去拣垃圾,大家有没有想过,因为以往生活场景,学习环境没有给过他这样的教育,。我的生命来自这样,然后就把这个事情项目化,项目产品化,产品规模化,然后就做了这样试点的尝试,我们在三个地方,在重庆、福建、江西做了试点,我重点讲两点,跟各位比起来,大多数都是科班出身,我根本就不是,我还是一个生意人,但是我想,他怎么能够可能有一些伙伴听过爷爷奶奶一堂课,还算有一点点知名度,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我会形成一个产品走到今天呢?背后是怎么样的运行逻辑?我们在试点的时候怎么做试点,怎么项目化的,我只有一个想法,看来老人给孩子讲本地山山水水自然,那怎么办?中国这么大,在鲁甸可以讲,在别的地方也可以讲,其实我和大家一样,一点主意都没有,这里面有一个抽样的概念,社会化的动员资源,让老人只掌握一个原则,只是需要讲本地的事就可以了,第一个是有意思,没有意小孩不愿意听,我们组织了三支志愿者队伍,我们每天讲,汇总今天老人讲话的内容,孩子愿意听的给老人讲这个内容起一个题目,我们经过一个月的试点,每一天的汇总发现山南海北的老人他们讲话的内容有共同的,很多人愿将我们这里这条河,我们就取一个名字叫母亲河,有很多老人有手艺活,我们取一个共通的名字,这个题不仅60岁的老人能说,80岁的人也可以说,这个体系不是我创造的,是老人和孩子共同创造的,如果孩子不愿意听,我们就不会提炼出这堂课,如果一个地方的能讲,另一个地方不能讲,是众多老人和孩子们共同的智慧已经创造,公益项目生命力在一线,不在课堂上,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最大的智慧,这就是社会化的,爷爷奶奶一堂课是社会化的资源整合成了一个体系。

这是我们目前10堂课的体系,包括生产工具,婚丧嫁娶,这个社区10年的变迁,我们食物,社区里面的能人,这些都是能人的智慧所创造的课程体系。大家知道文化是多样性,在我做爷爷奶奶一堂课的之前,有想做乡土教育的内容,减少了国内做乡土教育的经验,有很多的割裂,因为在过去中国乡村教育是做得非常好了,大家知道曾国藩的半耕半读是做得很好的,都是民国以前的事情。再去改革开放以来,有一些前辈,资助过一些乡土教育的一些项目,后来发现举步维艰,做不下去,包括做硬件的,投入很大,产品开发周期长,之所以举步维艰,门槛非常高,门槛越高参与度越低,所以你想更多的人参与,必须要降低门槛。这是一个原因,门槛高,第二个文化的多样性带来的规模化,甚至一个村子一个文化,你用漫长的开发周期做一个产品,产出比是非常低的,然后去适应文化的多样性,所以有了前面的10堂课的我们针对的提出了10+X的理念,有规定的动作,有自选的动作,我们培训伙伴有这样的方法和理念以后,收集本地的一些戏剧,手工,非遗的一些作为内容,包括在无锡开展的二胡,包括二泉音乐,我们很多孩子通过一个周期学习以后,形成社团,可以表演,可以登上舞台了。

有三种课堂形成,第一个是学校课堂形式,第二个是社区活动,主题,01年的时候,就是基础课程纲要,社会实践一节,尤其在落后地区开不了,跟大家讲一个我们内心里面很痛苦的事情,我们在大理州的永平县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县,到现在运行一年了只盖了2所学校,非常困难,我们通过和县政府去谈,反正你们就干了,这不是我们要的,我们希望校长对孩子的成长教育和我们成为合作人,我们是外来了,我们早晚有一天是要退出的,而且教育部规定的也他的工作,不是我们的工作,这也是一个方面。而且也不是云南的问题,也是永平的问题,整个在中西部,欠发达的地区,在乡村教育上面临很大的问题,但是在上海、浙江等很多地区爷爷奶奶一堂课开展的如火如荼,乡村教育的价值是什么?为什么孩子不止是考试,还有人文教育,他认为我孩子只有考出去才有价值,只有考试才是正确的事情,别的事情不应该关心,我有一天很悲愤,我说我们贫困地区的孩子,如果不能够从我们土地上,文化上,从我们社区上回答我是谁,他只能按照主流社会定义的成功,去追求,高考,当公务员,进国企外企,既使是这样出去了,他也是一个跟跑者,因为他从来没有机会审视自己我是谁,我要什么?所以非常纠结的是,我们这个项目贫困地区的孩子产生自信,找到未来自己的挑战,但是相反的时候教育部门孩子更需要这个东西,而穷人的人们不需要这些东西。我和一个校长去说,我说来上海会有很多的捐赠人,说我们孩子可不懂事了,可以带着我们孩子到贫困地区体验生活,让他们回来以后增加自己的生活,我们有很多的这样的场景,会发现很多的城里面的孩子会准备很多的玩具,还有一些电子产品,还有很多零食,那些东西带来以后,孩子很多见所未见,但是我跟这些孩子说,你没有必须羡慕他的,你带着他到山上,看野果你问他什么可以吃,什么不可以吃,你有什么比他差的,你为什么不能从我们土壤里面,追求我们自己生命价值的理由,追求别人给我们定义的所谓的成功人生呢?我和我的同事项目总监发生过一次非常深刻的辩论,因为他来自四川,他也不是农村的孩子,他说城里面的孩子才需要乡村教育,后来他需要修正了自己的观点,他说成里面的孩子才更加需要乡土教育,如果大家认同可以会后来找到,我可以免费的18小时教大家,让身边的孩子认识自己的家乡。

跟大家介绍一下大概的流程,我们形成了一套方法体系,我们形成这个项目助教,如果你在社区里面需要招募学生,因为这个数字已经是10月份的数字,应该有一定的影响力,我们也获得一定的奖项,也感谢各位老师的支持。再跟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我在2014年在鲁甸救灾,9月份的时候在深圳参加慈展会,喝了一些酒了以后,他们说你神秘消失了几个月以后做什么事了,我跟他们说一直在做爷爷奶奶一堂课这个事,他们说你有展位吗?我说没有钱,没有参加这个参会,他们说我们明天给你找一个展位,你路演吧,第二天酒醒了以后,我去了以后,他们取消我很久了,他们给我拿了一瓶二锅头,他们说喝酒再说,我一个志愿者给我找一个变形的投影,我在走道上,别在腰里的麦克风,然后他们拿了两杯苦荞茶,是展会的最后一天,为什么拿了东西?因为怕冷场,就是像卖狗皮膏药一样一遍又一遍的说,大部分都是在最后一天来拣垃圾的,全是60岁左右的阿姨,大概有20几个人,我跟他们讲,我看有些阿姨眼里泛起泪花,然后把二维码建了一个群,这些阿姨进去扫码,成为了爷爷奶奶一堂课的发起人,我说你不能转发,你只想看看,成为我们爷爷奶奶一堂课的发起人,在一些宣传课上看,爷爷奶奶一堂课就是一帮草根和老人共同发起了一个品牌,我们不要妄自菲薄,不要忽视我们身边的小人物,我们哪怕名不见经传,因为成功永远在前面。

我就分享这么多,如果这个PPT大家喜欢,可以找主办方拿走,如果大家想和我们成为爷爷奶奶一堂课的伙伴,活出一个真实的自己,我欢迎大家成为爷爷奶奶一堂课的合伙人。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